<address id="97j1l"><listing id="97j1l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p id="97j1l"><cite id="97j1l"><rp id="97j1l"></rp></cite></p>

    通知公告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 校園新聞  公告通知

    不依靠,不尋找

    發布者:校團委 日期:2018/5/17

         《小森林》系列是由漫畫家五十嵐大介的原作改編的電影2014年在日本上映。分為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各部分,以自言自語,毫不嘩眾取寵的方式,并著簡易食物的制作,還有同樣簡單無害的女主角,向人們傳遞出一個人如何深沉,又如何生存的人生。
         影片開頭 市子踩著單車飛快過過蜿蜒山路,市子是女主角。是一座在山腳邊,門前有一片小田園的復合樓的主人。可能也說不上是主人,在媽媽沒走之前,應該媽媽最大吧。在一次上課回來后,長年與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又不辭而別,原以為只是出門除草的市子,在幾天后,開始明白這個事實。家里只留下她一個人了,面對寂靜又熟悉的山野。高中畢業后,市子到了城市生活,之后又逃離城市回到這片小時候的土地。懷著直面百味雜陳的心事,獨自開始生活,以著簡單清淡的方式。
         影片以食物貫穿。一日勞作,為的是這三餐。導演對待食物的拍攝很為直接,讓我想起了《舌尖上的中國1》,食物就是食物,怎么拍都是食物。制作流程、制作方式、材料名字甚至整個過程你都能看到,最簡單的拍攝方法,取景角度也很固定,沒有花俏,只有簡單。直接了當的切換鏡頭,復合樓的好處是,整個房間看著都很舒服,一切物品看著都是應有的位置。導演很喜歡在樓層往下拍制作過程,市子的背影很像媽媽的背影。市子努力復原著母親教給她的那些美食和舊日生活。在夏季版的第三個食物出現的時候,母親也開始在大家的視野里出現。母親的話,關于母親的回憶,母親的教導,鏡頭換得很簡單,想到母親,那就切到母親做飯的鏡頭吧,這片影片,總是讓人自動給合理化。色彩是很讓人難過的色彩,濾鏡加得恰如其分,夏天濕氣重到霧氣籠罩的時候,屋子里是偏暗色系的環境。導演很喜歡突然給一個外景的鏡頭或是一只鳥站在一片綠色的右邊,或是市子耕田的水田里水流的場景,有時候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綠色,有時候也真的在想,《小森林》中的森林二字,真的體現得淋漓盡致啊。寫到這里,腦中浮現出少有的色彩對比度超強的山頂向天空取景的場景,在很自由的天空里,色彩不能夠再壓抑。
         剛講到市子回到山野,按她自己的話講,她是逃回來的。好友佑太說不想變成那種被別人殺了,還吐槽殺人方式的人,所以佑太回來這里,直面人生。為何逃回來,大概是不喜歡復雜的城市,也無法在淺薄的愛情表面安住吧。導演想表達的,就是這種寂靜,隱忍,接近于純凈的信仰。而演員所呈現出的表演,大眾能體會到這種信仰,這就是電影有影響力的保證。看過關于這部電影的文章,看著文字里對導演及工作人員的肯定,想法更多的不是感嘆,是這個世界終于有人主動承認這種生活方式的不易。拍攝過程不易,生活也不易。能夠做到如此簡單在這個幾近迷失的世界中,懷著市子一樣初心的人,少之又少。導演把市子刻畫成一個封閉,沉默,無依無靠的人,觀眾看得到這一點,至少能知道這一點。這正是導演所要給大家的東西,一個開始摸索和嘗試生活從此往后,無論有無人愛、無論有無陪伴和依靠,都能好好生活的市子。享受每一天的賜予和安靜,永遠年輕,永遠熱淚盈眶
         電影在市子收到了除卻常規的水電賬單外,母親福子的一封來信結束。市子捏著這個信封,歌曲響起:黑暗的森林里,水滴的氣息,側耳可傾聽;溫柔的風,狂放地吹,是為了治療傷口;有時候,雖然什么都不明白;事到如今,我想告訴你,我已明白.....”鏡頭里的景色變得模糊,虛焦鏡頭反映了市子此刻激動的心情。市子隨著歌聲在山間騎行,從笑容中第一次清晰地看到她內心的渴望和悲傷,那是在一切簡單的環境中看不到的,也第一次看清楚被拋棄的孩子不善言語,從不求助,只是默默承受。這一些都飛快的騎行中消失。
         “ 從不依靠,從不尋找。這便是最大評價。
    文/17廣電1班 張迎
    • 廣州市增城廣州華立科技園華立路11號東實驗樓103室
      電話:(86)-020-82906431 郵編:511325
      上班時間:工作日,08:30--12:00,13:40--17:30

    返回原圖
    /

    欧美性色偷偷